ag亚游
首页 散文 正文

漂移的村落

时间:2017-12-20 09:53:06点击:92    来源:作者:黎青屏

消失的.jpg

有村边几处仰韶、商周文化遗迹作证,这座古村落已有2000多年历史。

村边多处历经风雨剥蚀遗留下来的人为痕迹,印证着村人祖祖辈辈口耳相传的传说,这是青云山西麓小南原坡上一处漂移的村落。

村落面南,青山为屏,座北,小南原为靠。村下,涧水潺潺西去,似玉带缠绕。下游岰渠人、杠庙人以方位地理称村落为东坡垴。村落背后,座南面北的清泉沟人称村落坡垴,坡垴上。不过,村落座落在漫坡的白土上,村人都自称自己的村落是白土坡。

白土坡村隶属于陕州区张茅乡。

村人以刘潘二姓为主,间杂裴、王、南、李四姓。

刘姓来自西邻山口村,潘姓来自东北方向丁家庄村潘家。刘潘两家互为舅甥关系。裴姓源自响屏山西麓菜园乡连洼村溜沟,由庙坡村乌鸡岭迁入。王姓因扛长工由宋王庄入村,至土改落户定居。李姓源自西崖,系婿随岳家落户。南姓源渊无考,应为村上最古老的原始住户。

解放前后怀庆府武陟县人程有珠出家村下净水庵,念经礼佛,开设药铺,教习村童《药性》《脉诀》。编纂歌谣:

净水庵本山主侯闫左姓,

老女泉系赵氏业产分明。

    净水庵原本是位村侯家岭侯姓、草地十里铺闫姓、湖滨区大安乡小安村左姓三家业产。由于路途遥远,管理不便,鉴于清泉沟赵氏老女曾在净水庵出家,遂委托赵氏代管。因为赵氏老女往生后圆寂于青云山脚下老女泉,故老女泉系赵氏业产分明。赵家接管后,对净水庵进行整修,推倒旧碑,重树新碑记载事略。净水庵实质上变成了赵家业产。村人还流传着歌谣:

赵半原,李半坡,

潘家只有后坡肚脐窝。

青云山西麓小南原上,清泉沟赵家到来最早,拥有原上几乎所有土地,李家拥有村西坡上所有土地。这个李家源渊无考,不是如今来自西崖的李家。潘家因置买了后坡一小片土地,在坡边沟沿凿窑洞居住,嗜好敬神礼佛,塑七十二尊全神。故,潘家只有后坡肚脐窝。

居住后坡的潘家与刘家结了姻亲,到了外甥当家做主时,置买了刘家与净水庵之间的土地,修建靠崖院落,在刘家正下方,李家左上方居住下来。

清朝光绪三年,大旱,颗粒无收,陕州地面,人吃人,犬吃犬。一次,潘家老婆去李家串门,闻见满屋肉香。李家老婆说:“你吃肉。”揭开锅盖,锅里边煮的是小孩胳膊、腿。

以为是,潘家乘夜色,灭除了李家。潘家说,李家将村下小河滩由粉坊通往山口的路吃断了。

从此,白土坡村以刘潘两姓为主。

村人崇德,崇文,崇武。

白土坡村属黄土高原丘陵地貌,地下含水层深,打井取水不易。祖祖辈辈,晨灰即起,挑起沉重的柏木桶,下沟底牛鼻泉汲水。一担,两担……这是天天必修的功课。

村民潘高升自备锤钎,不论天阴,刮风下雨,下雪。下到沟底,一锤一钎,硬是在岩石上凿下一道凹槽,供人们汲水走路。

上世纪40年代,日军压境,国难当头。陕州地面群雄逐鹿,西邻山口村刘囯汉传播红学,四乡十里八村两丁抽一,成立东乡人民武术支队,欲占山为王。

不管是与地方武装火并还是日军投降后,在秦生富唆使下与八路军对打,凡白土坡村人均信守一条理念:都是穷苦农民出身,无冤无仇,绝不伤害无辜。一旦战争打响,对天开枪,不对人;对物开枪,不对人。与共产党八路军在观音堂玉池沟一仗下来,地方土匪武装土崩瓦解,唯白土坡一村人员悉数归来,只一人挂彩,其余毫发无损。

上世纪50年代初,土地改革,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西至马家店,东至分水岭,北至沙石坡均在白土坡村召开公审大会,枪毙数十人,白土坡只1人。其余均系外村人。

村人崇文,每当冬季,敲锣打鼓,演练社火。尤以锣鼓,狮子见长,近到张茅,远到菜园,湖滨区大安乡红岩寺,盛名远播。

在与瘟疫疾病的抗争中,自学成的大潘二潘兄弟的望闻问切震惊县衙州府。潘国平的儿科也小有名气。

村人崇武,晚上,在净水庵崖头的窑洞里练习武功,有拳术。气功等,要熬尽半灯油,才肯散去。故称半灯油。有人能用屁股发力,撅起躺倒的碌碡。

亘古以来,白土坡与对面韩家山互为一体,同属一个行政村,村史上出过最冒名的人物在韩家山,就是民国年间的刘挺山。

刘挺山虽为一介乡绅,却能在州府县衙说一不二,威震一方。绰号东陕州,刘专员。山西一家丢了骡子,求神问卦,占卜的先生以及问神的巫婆神汉都说:你寻河南陕州刘挺山。

刘挺山给了一张名片,山西客人持名片到洛宁刀客窝牵回了骡子。

民谚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二十世纪40年代,日军压境,国民党河南省政府逃亡卢氏,向陕州地方派粮派款。由于84包军麦去向生疑,白土坡潘家与刘挺山生隙。刘挺山一人殒命,潘家五家家破人亡。

世医潘国轩靖养族亲潘天舍于蓬蒿草丛拣回黄金首饰及金条金砖若干,走漏风声,遭刀客抢劫,人财两空。村人都说:便宜里头有亏。还说:宁吃亏,不占便宜。然而,总在挖空心思占便宜。也为争夺业产生发出些血腥命案来。直到二十世纪60年代的四清运动中,还有人悬绳自尽,有人含冤入狱。

经过30多年艰苦卓绝的奋斗,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借助机械,电力,牛鼻泉水哗哗奔腾上原。村人再也不满足汲水方便,背风朝阳,居住坡上,纷纷上原盖房居住。还未稍息片刻,又随着一股进城风在三门峡或温塘买房居住,买不起房的,租房居住。一座村落,大半漂移进了都市钢筋混凝土的森林里,顿然空空荡荡,只剩下些老弱病残,失去了往日勃勃生机,日渐零落。

白土坡,一座漂移2000多年走向消失的的古村落。你真的就要消失吗?

2016年8月18日于榆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