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
首页 散文 正文

那年,山里的窑洞

时间:2017-12-20 09:44:18点击:94    来源:作者:卫英娜

窑洞.jpg

清明时节,花红柳绿,草长莺飞。行驶在彩虹大道上,眼前闪过一排青砖红瓦的窑洞,不由激起儿时对窑洞的情愫来。

从小就住在青砖大院的瓦房里,非常羡喜那些住窑洞的孩子们,看着他们一溜烟地从长长的台梯上跑上跑下,只因妈妈说窑洞森凉,没有住过窑洞的孩子进去会受凉,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院头上。四方的窑院里大多会种一些梨树、苹果树、枣树,站在院头上伸手可触及香喷喷的果实。那些雕花的门扇,贴着各式图案的窗花更是让我对窑洞向往。

那年盛夏,深山的姑父手拿一束红艳艳的山丹丹花来接我去住,经不起诱惑就这样在姑父的背上一颠一簸进山了。姑父所住的是一个两家人的窑院,院里的角落歪种着一棵李子树,东西院各种一棵梨树,中间没有隔墙,山里人都非常实在,也不生是非。还没进窑洞,好客的邻居就用粗布方巾捧了一包山味过来了。记着妈妈的嘱咐,将手按在前额缓缓进入窑洞。窑洞很黑,几乎看不到洞底,墙壁满是被烟熏过的痕迹,坐在大土坑边,看见一方烟灶上支着一口硕大的黑锅,一台风箱在姑姑的拉动下呼哧呼哧地响着,灶里的火苗直往上窜。听大人说过,这灶是和炕相通,冬季,火炕把孩子的屁股烙得像猴腚似的。窑洞的侧壁似乎还有一暗洞,只是太黑没敢上前去看。只见姑父从窑洞顶勾挂着的篮子里拿出一些糖果点心来,才知道原来好吃的东西都是藏着那儿的,担心表哥表姐们偷吃才高高挂起来的吧。

山里的孩子对远道而来的小伙伴非常好奇,只是胆子小不敢下院,胳膊肘支着十来个小脑袋爬在院头上直往院里望。经过表姐的允许,我便小跑上去,一会功夫便混熟了。院头上便是山丘丘,满坡的山丹丹花开得正艳,像小伙伴一样采几束火红的花儿,在青石上用石头砸出汁液,涂抹在塑料布上,顿时变得金黄金黄。坐在窑洞口,表姐将鲜艳的塑料布扎在我的发辫上就像上下翻飞的蝴蝶一样,美极了。

起初最担心的是窑洞的夜晚。黑咕隆咚的窑洞阴森森的,表姐特意让我睡在她屋子里,墙上贴着五颜六色的美女图画,还算有一些喜庆。只是窑洞潮湿,土质的地上常会生一些跳蚤,每晚上床前都要小心翼翼地在腿上捉几只“特务”,表姐称它为睡前的战利品。窑洞有一种专门驱蚊子的蒿草,一般表哥放牛回来会割上几捆,扭成辫子挂在窑洞门前,晚上取一根用火点着,一股青烟便可将蚊子熏得四散而逃。晚上的窑洞十分潮冷,通常白天都会将棉被拿出去晾晒,这样晚上盖起来才会舒服。

山里的夏雨说来就来,而且声势浩大,坐在窑洞门口陪着表姐绣花,看着院子里迅猛的水流,担心会不会把院子给淹了,表姐指了指院中心的下水井说:“雨水都会从那儿流进去的,如果不是山洪不用担心。”

如今建造的窑洞虽与以前的窑洞在结构上没有太大变化,仍具有冬暖夏凉的特点,整体布局保留着窑洞古朴敦厚的风格,但在装修格调上参照了现代人的审美观,无论是在外观还是内在都有着更尽完美的展现,堪称窑洞宾馆。

前些年姑父一家搬到了我家的老院子里,听他们说现在山里已没有几户人家,大都搬下山来了。人去屋空,不知山里曾住过的那些窑洞是否安好。